献花
0
哀歌
0
点烛
0
上香
0
祭酒
0
祈福
0
不支持flash

夜幕降临,舟曲县城已是华灯初上。人流如织,各种商铺迎来一天中的另一波客流高峰。灾后一周年,遭遇重创的舟曲重现繁华

一年前,一个无月之夜,巨大的泥石流让一个叫月圆的村庄在这场灾难中几乎被泥石完全埋没。从某种意义上说,月圆村已不存在,只有12户人家的房屋还残留在泥石流沟的边缘,其余都掩埋于泥石流下

马洪涛:
舟曲特大泥石流灾难时隔一年,五十亿救灾款所用何处?记者调查发现,巨额重建资金用于建设"无证"水电站
三吉:那条疯狂的河静静穿城而过
路面还有很多泥,那条曾经疯狂的河静静穿城而过!舟曲的人们啊!忘记悲伤,一年的时间够吗?

2010年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 1501人遇难
2010年8月8日,舟曲县城发生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山洪泥石流灾害,灾害导致1510人遇难,255人失踪,大量房屋被摧毁,县城近一半区域被堰塞湖淹没

  “或许吧。”吕征闻言没有正面回答,扭头看向雄阔海道:“雄叔,今夜怕是要你来执掌大局了,王双刚勇,但缺少将略,没办法掌控大局。”

1510人死亡255人失踪9412户4.7万人受灾(全县14万人);
重灾区
月圆村、三眼峪村、东街大片的村庄被泥石流夷为平地;
房屋毁坏数
水毁307户5508间,其中农村民房235户城镇住房72户;
交通损毁量
直接损失:干线公路约1.6亿元、农村公路约1.5亿元、路政等约1.15亿
农牧业损失
农牧系统和农牧业损失超2.2亿元;
商业损失
县城1850多间商户被掩埋或遭受水淹,经济损失高达2.12亿元人民币;
  •   一年前,一名名叫王凯的舟曲19岁大学生,用微博向外陆续发出200余条灾难信息,及时为大众报道了一线灾情。在黑暗里,我们看着那些悲惨,用微博寄托我们的哀痛和祈祷。一年后的今天,微博依然将我们和舟曲联系起来,我们用拇指记录着废墟上重生的每一个镜头。

航拍舟曲泥石流
李绪杰: 今早看新闻,舟曲县城特大泥石流的空中航拍,两大股泥石流,远看像浇了一层水泥,灰糊糊的,触目尽心!苦难的舟曲,加油!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向一线救援人员致敬!
Taney: #甘肃舟曲#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已造成1117人遇难,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同时向在第一线救援的人员致敬!

在舟曲泥石流灾害造成的废墟上,一株小草吐露绿意
Kevin: 在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造成的废墟上,一株小草吐露绿意
灾区的孩子们和家人一起上街采购年货
甘肃新闻网:【舟曲孩子快乐购年货】农历腊月二十九,临近春节,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区的孩子们和家人一起上街采购年货

更多
  •   镜头回到一年前的灾难现场。一位老人盯着废墟很久很久,苍老的脸上布满泪水。当时的舟曲,有太多太多这样的眼神让我们揪心。这一双双眼睛一次次诉说着人们对亲情和家园的依恋。它让我们读懂了在灾难面前亲情的可贵和家园的温暖。
6岁哥哥抱着1岁妹妹在废墟中穿行
泥石流洗劫后的现场一片狼藉,在众人仍然沉浸在灾难后的惨痛中时。一张《6岁哥哥抱着1岁妹妹在废墟中穿行》的照片,以一种令人感动敬佩的姿态,如阴暗中的一缕阳光,一扫弥漫在废墟上的阴霾,向人们诠释令人心动的温暖
  • 一周年追踪
一年后,记者几经打听来到姚国亮的家中,他正趴在床上教已经两岁多的妹妹涂鸦。小国亮的妈妈说,“我们两口子有时候出门去忙生意,一离开就是大半天,都是他在家照顾妹妹。”“照片登出来后,电话很多,很多人希望对孩子进行捐助。”小国亮的妈妈说,但是面对热情的捐助,小国亮的父母选择了婉言谢绝。父亲姚庆军说,虽然他的家被泥石流损毁,但他经营的商铺还在,一家人的生活还能正常进行,希望爱心人士能捐助其他受灾更严重的人
爸爸再为你编一次辫子
8月12日,救援人员将遇难的8岁女孩韩璇从5米多深的淤泥中挖出,其父亲韩如栋用清水将女儿清洗干净后,又为女儿最后一次编辫子。在此次泥石流灾害中,韩如栋的家被泥石流冲毁,其父母、妻子、女儿、弟妹等9人遇难或失踪
  • 灾后追踪
王小丫: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我想作为老师和校长,作为父亲,他们的心里肯定有特别多的思念。韩爸爸,韩璇她的梦想是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们?韩如栋:她一直想当一名老师,她很喜欢当老师,她让我给她做了一个小黑板,买了彩色粉笔,她每天在放学的时候在家里,让我们当她的学生,她在小黑板上写字、教我们。王小丫:我们特地制作了一块小黑板,我们都知道,小韩璇最喜欢的那块小黑板是不是也没有找到? 韩如栋:是的。王小丫:在泥沙堆里面现在?韩如栋:对
舟曲重建详细规划
  •   图为舟曲灾后恢复重建老城区规划平面图和舟曲重建规划转移安置区设计鸟瞰图。据人民网报道“灾后满目疮痍的舟曲正在抹平伤痛,渐渐恢复往日的生机活力。处处呈现着灾后重建的繁忙景象。”为了防止腐败和低质量建设,舟曲的重建还引入了网络监督和“群众监督员”等方式。

  次日一早,张飞带着人马再度前来骂阵,只是还没开口,便见德阳县城城门洞开,张任带着人马冲出城来,在城门外列阵。

重建项目累计开工78个,占总项目的46%;已开工项目完成投资8.60亿元;
交通完成率
4月1日启动,截至7月底,已完成投资1.5亿元,占总投资的36.48%;
住房开工率
舟曲灾后城镇居民住房重建项目全部开工建设;
防洪工程建设
舟曲城区段白龙江防洪堤工程完成,防洪标准从灾前的不足20年一遇提高到50年一遇;
供水厂重建
新建的舟曲县水厂已基本完工,并已向舟曲县老城区开始供水;
教育校舍重建
教育系统首个灾后重建项目峰迭新区小学、幼儿园项目已开工;
卫生项目重建
灾后重建卫生项目全面启动,县医门诊综合楼等重建工程已开工;

舟曲灾后重建监督监察网网页
图:舟曲重建群众监督员刘长义、孙六龙和何新朝
  •           ・
舟曲灾后重建监督检查网将通过“举报投诉、政策解答、挂牌督办、信息公开”功能。

1.重建监督检查网
      2.省纪委监察厅灾后重建监督检查前方工作
      组在舟曲县政务大厅设立的举报箱;
      3.甘肃省纪检监察信访举报中心网站;
      4.甘肃省纪委信访举报中心
舟曲县纪委举报电话 0941-5122138
      甘南州纪委举报电话 0941-8212973
23名群众监督员,从材料进场、施工工序、基础开挖、质量监督等各个环节深度介入,全程监督工程建设。
15名灾后重建监督员和8名城乡居民住房群众监督员;
是从基层党组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干部、受灾群众代表中层层推选出的;
刘长义--舟曲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原县政
      协副主席
      孙六龙--城关镇瓦厂村党支部书记
      何新朝--舟曲月圆村村长
  •   舟曲泥石流是天灾还是人祸?除了“震致使山体松垮,半年多长期干旱,加之瞬间性强降暴雨”等自然因素之外,我们应该面对和重视和总结泥石流灾难所引起的重重疑惑。面对人祸我们需要表达的不仅是哀悼或者愤怒,更需要理性的分析和深刻的反思。
舟曲砍了半个世纪的树才有了航拍画面中的秃山
图:舟曲砍了半个世纪的树才有了画面中的秃山
图:县政协委员质疑被冲毁的拦洪坝坝体工程质量
图:县政协委员质疑被冲毁的拦洪坝工程质量
  •   
先是森林,再是水利,最后是矿产,对于当地自然资源的掠夺就像嚼甘蔗一样,一节一节地把舟曲嚼干。开车沿着白龙江进入舟曲县城的路上,举目四望,几乎所有山的石岩都裸露在外,像是一个没衣服穿的贫苦老人,这还是造林20年后的结果。很难想象,解放前,这里的泥土曾孕育过举世闻名的原始森林。
1950年代,舟曲以丰富的森林资源支持国家建设,由此,一场长达半个世纪的林业开发拉开了帷幕。 “到后来,大树都砍没了,就砍防风林,而这些用于保护新苗生长的防风林原本是禁止砍伐的。”姜说。贫穷的舟曲政府更是相当支持这项事业,在1998年国家禁止砍伐前,95%的县财政收入来自林业
  •   
“作为一个县政协委员,我愿意为我说的话负法律责任。”三眼峪村村民杨炳成直言不讳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一个近1000万元的防洪工程,4道拦洪坝,才用了400吨水泥!” “我是搞工程的,抹8000平方米的墙体起码也需要500吨水泥,而这道拦洪坝长120米,8米高,底宽6米,顶宽2米……”“三眼峪沟的拦洪坝工程不仅仅存在严重的偷工减料,还存在重复承包的现象。”杨炳成一口气指出了工程的诸多问题。高书全、县政协委员高金泉等不少村民都指出:拦洪坝工程6米宽的坝体,施工方只在两头50厘米的石头上坐了水泥浆,衬砌起来后,直接在里面填进去石料或者沙子
  •   
早在1997年,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马东涛研究员在一篇公开发表的论文中,对舟曲县可能再发泥石流作出预言:“目前,泥石流淹没和危险区内有人口1.49万,财产1.38亿元,若发生大规模泥石流,其造成的灾害将大大超过1992年。”这是马东涛在1996年进入三眼峪沟勘查后得出的判断。
从国家层面,需要投入更多财力和人力。包括在高危地区,普及群众的防范意识,组织撤离预案,组织演习等等。总之,各项都需要经费投入

更多

更多

更多

yjtyjhjethty